当前位置:以案说法 -> 民事

房产权利不明确 父子纠纷到公堂

作者:周建设  发布时间:2017-01-06 15:43:14


池州市贵池区法院近日审结一起父诉子的返还房产案件,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老张的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服判未上诉。

原告老张与被告小张系父子关系。老张原系某公司职工,退休后由小张顶职至该公司。池州市某12号13幢、14幢楼原系某公司职工宿舍,主要是分配给单身职工居住,老张在职时被单位分配在13幢楼106室居住,小张顶职后住进该房,老张回原籍居住生活。2005年某公司实施房改,当时13幢楼相连的三间105室、106室、107室分别由单位其他职工和小张居住。因房改政策规定购房款的多少与购房职工的工龄挂钩,退休职工也可以参加房改,老张工龄自然比小张长,小张为少付些房款,便以老张的名义购买了上述房产。买房过程中,与原居住人协商、与某公司签购房协议、支付购房款及办理房地产权证行为均由小张以老张的名义实施。2005年12月,房地产管理局发放的房地产权证载明:房地产权利人老张。2016年9月,国土资源局发放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载明:土地使用权人老张。上述房地产权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及全部购房手续均由小张持有。2016年6月老张与小张发生矛盾向法院起诉,要求小张返还房产。原告老张认为,自己属于房产权利人,被告小张占有房产属于无权、非法占用,被告小张认为自己是房产权利人,占用房屋属于有权、合法占有,无须返还。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系返还房产案,原告以自己是诉争房产登记权利人为由,诉求被告返还诉争房产,被告辩称该诉争房产是自己以原告的名义购买的,自己是诉争房产实际权利人,请求判决驳回原告诉请。目前房产登记管理部门在办理产权登记时,基本上只作形式审查,即仅仅审查申请人的有效证件和相关材料,如果证件真实、材料合法,就会发给其产权证书。虽然房产证上登记的是原告,但是房屋产权登记产生的是对社会公众的公示、公信力,仅是一种推定效力,即推定登记的物权人为该房屋的权利人。在该房屋物权不涉及善意第三人的情况下,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证明其为真正的权利人时,可以否定这种推定效力,也就是说确权协议具有对抗房产登记的效力。虽然本案诉争房产登记在原告名下,但房屋的归属权应当以购房时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为根据,因本案原、被告系父子关系,原告当时退休可以参加房改,被告以原告的名义购买诉争房产,其目的是少付房款。因双方身份关系特殊,当初购房时原、被告双方心理上实际已经形成了默契,未签订“以他人名义购房”之类协议,亦符合情理。综合本案房款支付、房屋交付、居住、使用及房屋办证等权利行使和义务履行情况来看,被告系实际购房人,也就是该房产的实际产权人。

法官释法:目前房产登记管理部门在办理产权登记时,基本上只作形式审查,即仅仅审查申请人的有效证件和相关材料,如果证件真实、材料合法,就会发给其产权证书。虽然房产证上登记的是原告,但是房屋产权登记产生的是对社会公众的公示、公信力,仅是一种推定效力,即推定登记的物权人为该房屋的权利人。在该房屋物权不涉及善意第三人的情况下,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证明其为真正的权利人时,可以否定这种推定效力,也就是说确权协议具有对抗房产登记的效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