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学实务 -> 审判理论研究

劳动仲裁案件申请执行折射的问题

作者:田周健  发布时间:2017-03-02 14:31:57


仲裁,是审判之外的一个重要裁判手段和力量,它对化解社会矛盾和民事纠纷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随着经济不断发展,劳动用工量迅猛增加,近年来,涉及劳动争议的仲裁裁决及劳动仲裁的执行案件呈逐年增长趋势。2014年至2016年,贵池法院共受理劳动仲裁执行案件449件(其他国内仲裁裁决由中院执行),约占全部执行案件的10%。据执行部门反映,劳动仲裁裁决在执行工作中折射出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案件执行到位率相对偏低。基于就业压力,劳动者在劳动关系中处于相对弱势,他们通常都是到了“撕破脸”的地步或者已经失业才想起通过劳动仲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时,被执行人早已停业,名存实亡或者人去楼空,剩下几幢空旷的厂房和土地也尽数抵押给了银行,没有可供执行财产。实践中,诸多劳动仲裁裁决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是同一用人单位的情况比较普遍,为少则几件、多则几十件的系列案,以安徽省池州九华冷冻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为例,以其为被执行人的劳动仲裁裁决申请执行的案件多达64件,长期无法实际执结,拉低了全院的执行到位率。

二是作为执行依据的裁决主文经常缺乏确定性。仲裁裁决是法院执行的生效法律依据之一,其裁决主文的内容明确与否,直接关系到仲裁案件的执行,攸关涉案当事人的切身利益。因此,仲裁裁决主文必须明确无误,要用鲜明、简洁、准确、规范的文字来表达,不给后续的执行工作造成障碍。事实上,相当一部分的劳动仲裁执行案件之所以难以执行,与仲裁裁决主文表述不规范、不严谨有关。比如涉及劳动者的社会保险项,到贵池法院申请执行的相关裁决都笼统地概述为“补缴社会保险”,没有相应的比率和具体的标的,将一个可变的参数交给法院解决。

三是仲裁程序的瑕疵现象对执行工作带来困扰。当事人申请执行时,仅需提交申请书及裁决书,法院在立案时难以审查其仲裁程序中可能存在的瑕疵。贵池法院在执行几起经缺席仲裁作出的裁决案件时,被执行人均反映出庭通知书和裁决书的送达上有问题,而作为执行部门,是否需要调阅仲裁卷进行审查、审查一旦发现问题如何纠正,目前缺乏明确的法律规范,导致执行程序发生延宕、矛盾无法化解的局面。

四是劳动部门在监管措施上有缺失。绝大多数劳动争议类案件都涉及社会保险补缴问题,而社保补缴,需要用人单位携带相关材料到社保柜面办理。实践中,作为被执行人的用人单位被强制执行后,基本上持消极、不配合态度,导致欠缴的社会保险无法顺利补缴进社保帐户。为了及时执结案件,执行法官通常采取变通的做法,将相应的款项直接执行并交付给申请人,这的确有违社保资金的管理规定。对此,劳动部门应当主动作为,如发现有社会保险欠缴状态出现,要及时督促处理,不应放任欠缴现象长期延续;如执行中用人单位不配合补缴,要出台合法合规的替代补缴方案,协助执行部门完善执结手续。

为维护劳动仲裁裁决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增强劳动仲裁执行案件的执行力,切实保障涉案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笔者以解决问题为导向,提出几点不成熟的建议:

1、劳动仲裁委员会要注重仲裁和执行的兼顾和衔接。仲裁裁决工作应充分兼顾到后续的法院执行工作,劳动仲裁委员会要探索建立与法院间的交流磋商机制,积极寻求裁决工作和执行工作有效结合的切入点,规范裁决内容的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坚决杜绝“只管裁、不管执”的想法,逐步树立裁执并重的意识。

2、当事人应积极申请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实践中,不少被执行单位都是负债累累的“老赖”,缺乏企业人最基本的道德和良知,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或单纯的想在关门歇业前为自己留一点,在劳动仲裁部门裁决案件期间隐藏、转移、变卖财产,导致仲裁裁决的执行效果不好。对此,仲裁程序中的财产保全措施很有必要,当事人应积极申请,劳动仲裁委员会也应予以引导和协助。

3、人民法院应变“被动执行”为“主动破局”。立案时,加大对执行申请的审查力度。如果仲裁决定不能满足可执行性的要求,可不予立案;已经立案的,可以仲裁事项不明为由裁定不予执行。执行中,对一些申请人众多、执行标的较大的“僵尸案件”,探索“执转破”。发现被执行企业法人符合破产条件,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继续执行已毫无意义,经有关当事人同意后及时将企业移送破产程序,通过破产来化解相关矛盾纠纷。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