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以案说法 -> 民事

保险公司拖延定损 车主索赔停运损失

作者:吴贵中 陈桂芳  发布时间:2017-12-01 10:34:50


一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损后,因保险公司拖延定损,车辆迟迟未得到维修,车主无法营运,损失进一步扩大。车主诉请保险公司等赔偿停运损失3.7万元。该案经贵池区人民法院宣判后,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经池州市中级法院审理后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保险公司拖延定损引纠纷

  20161222日,陈某驾驶轻型普通货车沿贵池区长江南路由北向南行驶至长江南路与石城大道交叉口以北约20米处,与前方同向同车道内包括赵某所有的出租车等三车发生连环相撞,致赵某车辆严重受损。公安交警部门认定陈某负事故全部责任。陈某的轻型货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险,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

  赵某的出租车受损后于事故当日送至奇瑞4S店等待修理,因维修费用过高,双方对作维修或作报废处理未达成一致意见,车辆一直停放于4S店未处理。2017214日双方对车辆作全损报废处理,于同年223日达成车辆全损赔偿协议。赵某的出租汽车自发生交通事故当日拖至修理厂等待修理至2017214日双方作全损报废处理,停止营运时间为54天。

  赵某认为他的出租车是从事出租客运的经营车辆,这次交通事故使他的出租车停运了54天之久。由于陈某侵权和保险未及时定损,造成车辆停运时间过久,且期间适逢春运,造成停运损失进一步扩大,要求陈某与保险公司共同赔偿停运损失3.7万元。

损失谁来担责各有说法

2017年53,贵池区法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审理。

   陈某认为,他为货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赵某的停运损失应由保险公司赔偿。

  保险公司辩称,停运损失是间接损失,不属于商业三者险赔偿范围,应由侵权人陈某承担,而且赵某主张的停运损失属于保险条款免责范围,故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没有定损不影响赵某要求我公司理赔,如双方对定损达不成一致意见,赵某应尽早诉讼,由于赵某没有尽早诉讼而导致损失扩大,其损失扩大部分应由赵某自行承担。

车主合理索赔获支持

  法院查明,赵某的车辆是从事乘客运输的营运车辆,扣险燃油、折旧、维修等运营成本,每天的收益在285元,春运期间每天收益在320元,该车在停运期间的损失为1.47万元。

  法院认为,赵某主张其车辆停运造成损失,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证》予以证实,赵某的车辆自发生交通事故之日拖至修理厂等待修理,至达成全损赔偿协议,停止营运时间长达54天。由于保险公司不及时定损,导致赵某受损车辆在发生交通事故后未得到及时修理,致使车辆从发生事故至达成全损赔偿协议的停运时间过长、车辆停运损失扩大,保险公司存在过错责任,应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

  赵某作为受损车辆车主,未积极督促、配合陈某与保险公司及时完成定损导致车辆停运损失进一步扩大,赵某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至于陈某认为,其车辆已经在保险公司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赵某的车辆停运损失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陈某不承担责任的主张于法无据,不予采纳。

  法院根据各方当事人在本案中的过错程度,认定由轻型普通货车所有人陈某承担主要的民事赔偿责任,承担赵某出租车辆停运损失的60%,即0.88万余元。赵某车辆停运损失虽然属于保险条款规定的免责范围,但由于保险公司不及时对赵某的事故车辆进行定损,致使车辆进入修理厂至达成全损协议时间过长,造成车辆停运损失的扩大,保险公司存在过错责任。根据我国《保险法》第23条和《民法通则》第106条第1款的规定,保险公司应承担赵某出租车辆停运损失的30%,即0.44万余元。赵某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履行了督促、配合陈某与保险公司及时完成定损的义务,放任车辆停运损失扩大,其应自行承担车辆停运损失10%的责任。

  201775日,贵池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