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学实务 -> 审判理论研究

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的特点、问题和对策

作者:宋会杰  发布时间:2019-02-28 14:58:36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该条对政府信息这一概念作出了明确界定,也系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中“政府信息”的认定标准。

一、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的特点

首先,案件数量增长迅速。立案登记制实施以来,通过放宽对立案条件的限制,敞开大门收案,充分保护了诉权,案件数量大幅上升,实质上解决了“立案难”问题。其次,案件涉及主体及领域广。诉讼主体已从原来的单个个体,发展成多种主体,诸如公司、团体组织等其他主体。涉及行政机关范围也逐步扩大。第三,同一事由重复诉讼、多头诉讼现象较多。部分当事人为达到其他目的,向多个行政机关反复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或者以不同人的名义向同一行政机关多次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之后反复提起多起政府信息公开诉讼,导致滥诉。

二、政府信息公开案件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第一,限制性规定过低导致案件数量猛增。没有明确的限制性规定,提起诉讼相对容易,诸如行政机关未对进行答复,超过法定期间答复,公开的内容和方式与申请的内容、方式不符等均可诉讼;甚至按照申请公开的内容和方式予以了公开,还可以过程存在瑕疵为由起诉;更有甚者,就同一信息同时向几个、几十个行政机关申请,不论答复还是不答复及答复结果如何,均提起几个、几十个的诉讼。

第二,申请的信息没有时间限制,申请公开信息的目的和用途范围宽泛。既可以对当前信息,还可以对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信息申请公开。除基于生产、生活或科研需要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外,还出现了部分社会公众以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为途径从而达到获得证据材料、要挟行政机关、获取商业信息以实现自身利益的情形。保护个人隐私和兼顾公共利益存在冲突,法院审理的“度”较难把握。

第三,《条例》理解分歧导致审判效果不佳。《条例》中对行政机关应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在第九、十、十一条进行了列举,但对于依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条例》只在第十三条规定了社会公众、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根据“三需要”提出申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对申请人申请公开与本人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无关的政府信息,可以不予提供,因此在审查是否应当公开信息时,应严格审查“三需要”与信息的关联性,申请人应提供相应证据证明,申请人证据不足则不予公开;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六款的规定,对原告“三需要”的审查为从宽原则,即只要原告作出合理的说明即可,行政机关若以此为由决定不公开则会承担败诉风险。不同的行政机关和法院对审查程度理解的差异,也直接导致在实务工作中认识不同。

三、关于处理政府信息公开案件的构想

首先,政府信息公开案件可以考虑集中管辖,全部交给集中管辖法院处理。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从案件的受理、审理到生效裁判的执行都可以由集中管辖法院的行政庭来完成,以避免一些相同或类似的案件出现不同甚至相反的裁判结果,损害了人民法院的司法公信力。集中管辖将大量的行政案件集中在少数法院管辖,案件相对集中,裁判结果至少在一定区域内更加统一,推动了类案类判、适法统一。

其次,统一对“三需要”的认识理解。对于法院和行政机关在部分问题上认识不一致甚至分歧的问题,建议通过会议纪要或其他方式统一认识理解,以便于行政机关的实际操作,也能使法院在裁判后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如对于“三需要”审查标准的问题,可以将“三需要”与申请认定申请内容综合考虑,申请人只需要提交能够合理说明“三需要”的证据即可。基层法院和政府之间也可深化良性互动,对于涉及政府信息公开的突出问题和新问题应互相交流,统一法律适用标准。 

第三,尽量明确可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和时限。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以及其他适用、参照执行公开的信息。行政机关公开政府信息,不得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原则上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不公开。上述均是原则的表述进一步明确,而对2008年5月1日信息公开条例施行之前的信息,申请公开的,可以考虑溯及力的问题。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