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学实务 -> 典型案例评析

贵池区法院2019年度案例选登

作者:田周健   发布时间:2020-02-26 16:47:03


舒某诉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案

 第五团队案例

【基本案情】舒某2013年6月8日成立石台县仁里镇某娱乐会所,并于2016年1月5日核准注销。2017年8月5日晚,经被告音集协申请,安徽省合肥市徽元公证处进入标有“娱乐会所”、“金碧辉煌”等字样的店面,对侵犯相关音乐电视作品著作权的情况作证据保全。2017年9月,音集协据此向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著作权权属、侵权诉讼,要求舒某承担侵权责任。案经一审、二审程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音集协侵犯了舒某的合法权益,作出驳回音集协诉讼请求的终审判决。鉴于音集协的上述不当诉讼,造成舒某支出了律师费、差旅费及诉讼费,故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贵池区法院判决驳回舒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点评】本案被告音集协因其享有管理权的261部音乐电视作品的放映权受到石台县仁里镇某娱乐会所的侵害,为维护自身及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向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著作权权属、侵权诉讼,其诉讼行为正当,主观上不存在恶意,不构成恶意诉讼。但在该起诉讼中,音集协确实存在错列该娱乐会所实际经营者的情形,并因此导致舒某本可以避免的应诉及支出律师费5000元的损害事实,属于诉讼行为上的瑕疵。恶意诉讼应承担侵权责任,而主观无恶意的诉讼行为瑕疵则采取程序上的补正,通常以驳回起诉或由行为人承担败诉的后果予以救济。在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基于对诉讼效率及程序安定考虑,对主观无恶意的诉讼行为瑕疵不应当通过承担侵权责任予以规制。为此,舒某以恶意诉讼为由要求音集协赔偿前期诉讼中的经济损失,本院不予支持。舒某要求音集协承担本起诉讼中支出的律师费3000元、差旅费300元,亦于法无据,不予支持。舒某主张的前期诉讼中支出差旅费2000元,无有效证据证明,不予认定;舒某主张的前期诉讼中预交案件诉讼费1105元,业经终审判决由音集协负担,舒某可向相关法院办理退费手续。

恶意诉讼应承担侵权责任,而主观无恶意的诉讼行为瑕疵则采取程序上的补正,通常以驳回起诉或由行为人承担败诉的后果予以救济。在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基于对诉讼效率及程序安定考虑,对主观无恶意的诉讼行为瑕疵不应当通过承担侵权责任予以规制。司法实践中要严格界定恶意诉讼的范围,不能做扩大解释。对恶意诉讼的构成条件要严格界定,既要防止恶意诉讼的行为发生也要防止当事人以对方恶意诉讼为由进行累讼。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