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以案说法 -> 民事

自己诉“自己” 法院来审理

---何某诉安徽某茶业有限公司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案

作者:朱亚雲  发布时间:2020-12-16 16:12:25


诉安徽某茶业有限公司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2018年2月28日,原告何某(非被告公司股东)与被告安徽某茶业有限公司签订委托合同,聘任原告为其法定代表人,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聘期一年,2018年2月28日始至2019年2月28日止。任期届满后,原告即提出卸任,不再参与被告的日常经营管理,并于2019年4月20日向被告提交书面辞职报告,要求被告于30日内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因被告至今未召集董事会或股东会作出解聘原告的决议,未变更工商登记涤除原告的法定代表人身份,以致成诉。

二、裁判结果

贵池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条的规定,判决被告安徽某茶业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涤除原告何某的法定代表人登记事项。

 三、释法析理

(一)原告起诉能否受理原告基于已离职之事实,请求终止其与公司之间法定代表人的委任关系并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该纠纷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争议,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因原告并非公司股东,其亦无法通过召集股东会等公司自治途径,就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事项进行协商后作出决议。若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原告起诉,则原告因此所承受的法律风险将持续存在,而无任何救济途径。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再88号民事裁定书对此作出类案指导。

(二)被告如何出庭应诉本案中,原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仍为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此情况下,如果允许该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公司应诉,则导致起诉方与应诉方为同一人,不符合民事诉讼的对审原则,不利于保护被告公司的合法权益。司法实践中通常做法如下1、公司章程对公司诉讼代表权的人选确定有约定的,按照章程约定。2、建议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或以股东协商方式选定公司诉讼代表人。3、公司不能通过股东会议或协商方式确定诉讼代表人的,对设有董事会的公司,通知副董事长代表公司参加诉讼;对未设董事会的公司,通知其他董事代表公司参加诉讼,其他董事有两人以上的,可协商确定其中之一,协商不成由法院指定。4、公司董事会或董事中无适合人选的,基于公司监事会的法定职责,法院可指定公司监事会主席或执行监事代表公司参加诉讼。5、通过以上途径仍不能确定,法院可指定与诉讼没有明显利害关系的其他股东作为公司的诉讼代表人。本案审理过程中,因被告公司章程未设置诉讼代表权代理人,亦无法通过股东会议或协商方式确定诉讼代表人,致使本案无法正常开庭审理。对此,贵池区人民法院依职权指定与该案无明显利害关系且占股最高的股东作为公司的诉讼代表人到庭应诉。确保当事人充分参与诉讼程序,最大限度的保证裁判结果的客观性和公正性。

(三)判决依据本案中,被告确认原告所述事实,辩称由于本公司无法召集股东会或董事会作出解聘原告的决议,致使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至今无法办理。法院认为,原告受被告委托担任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双方之间构成委托合同关系,现该委托合同因期限届满而终止,原告不再参与被告的日常经营管理,然被告既不作出决议续聘原告也不作出决议终止原告法定代表人身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因原告并非被告股东,其无法通过召集股东会等公司自治途径,就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事项进行协商后作出决议,被告的此项不作为亦确实妨害了原告作为民事主体参与民事活动的自主权。被告不得因自身原因造成原告利益受损,致使原告承受其本不应承担的法律风险。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五条的规定作出判决。

四、典型意义

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推动,涉及企业运行过程中的相关法律问题变得纷繁复杂、层出不穷,如何保障相关当事人的利益,协调企业运行与民事主体参与民事活动的自主权显得尤为重要。本案通过立案受理范围的确定、案件审理过程中程序公正的践行、民事活动自主权的保护等多个维度,保障当事人充分且具有实际意义地参与诉讼程序,最大限度的确保裁判结果的客观性和公正性。

关闭窗口